创作

碎石

从上游冲下的往事
刺痛着涉水者足底
不愿静待水流磨光
俯首拾之以修河堤

继续阅读»

风中沉没

闭上眼睛。褪去了暑热的空气被风牵动着,滑过杜凯的鼻尖。

“好——舒——服——”

唰唰的摩擦声伴着草虫鸣声围绕耳边。身下的草尖轻轻扎着自己的屁股。蚂蚁偷偷爬进尾巴蓬松的毛发间。杜凯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被如此丰富的自然包围。

继续阅读»

墓碑

“抓稳,我们要加速了!”

阿德瑞娜侧过头向后喊。周围的建筑已逐渐变得低矮,路上寥寥无几的车辆,扬起了覆盖路面的浅黄的砂土。这都说明,他们已经远离了市中心。

“我们要去哪里?”

继续阅读»

奇点

“同胞们!”

研究所不大的讲演室内,当下人类世界的科技精英和最高领袖,都在此刻汇聚在坐席中,带着期待的目光聆听着。而这座研究所年迈的所长,则站在台上,向台下的听众宣布:

“今天,将是历史的一个转折点。”

继续阅读»

神谕

“这有块立石,就在这扎营吧。”

灿烂的星空下,年轻的半精灵旅者在一块立石边止步。他放下背包,躺下凝视着繁星。他的目光又一次停驻在群星间的一片黑暗,那只与他结下了不解之缘的黑蝴蝶。

继续阅读»

二零二一

在寒风吹彻的北京的圣诞日,我呆在暖气笼罩的寝室内,新建了这个文本文件,开始回忆这一年。

以前也不止一次写过年终总结。但今年的,是我认为可以真正称为年终总结的第一篇。

继续阅读»

自杀幽灵

M-12020-1301 踏进了这座古老的档案馆。即便上岗教学时已经看到过这里面的照片和视频,但当亲身进入时,这座机密机构里海量的数据还是深深震撼到了他。

“反应可真够强烈的!你响应都慢了半个周期。以后这就是你的工作场所了,迟早会习惯的。上岗教学的内容都还记得吧?那么我就走了,再见!”

“再见——”

继续阅读»

熄火

早春的细雪中,一位老德鲁伊正穿行在高大杉林下齐踝深的雪地里。一个龙裔紧随其后,尽管肩扛着一头沉重的鹿,却走得十分轻快。这自然是得益于龙裔的力量,同时也是因为他们只花一上午便打到了猎物,有望吃上一顿温暖的午饭。相比之下,老德鲁伊却依然眉头紧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