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光分

“正式欢迎各位平安来到火星!经历了漫长的六个月旅途和惊险的着陆的各位,现在应该已经在新人公寓休息。已到日暮时分,祝各位享受在火星的第一夜。明早将为各位分配正式住所和任务。”

大脑听皮层突然被激活,棕狼吓得身躯一震,猛地睁开了眼睛。HUD 上显示,是基地长官在发表欢迎致辞。棕狼叹了口气。时隔六个月,他仍然没有习惯这个强制安装的植入式终端。来火星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现在终于实现了,这点不适又算得了什么?他自我安慰地想着。

新人公寓的房间狭小而朴素,轻薄的窗帘边缘透出淡淡蓝光。语音里,“日暮”二字点亮了棕狼的神经。火星上不是有著名的蓝色日落吗?棕狼忽然兴奋起来,从床上起身,到窗边拉开窗帘。

落地窗外,太阳发出的光芒穿越了十二分钟的时空,透过火星布满扬尘的稀薄大气,会聚成棕狼眼中低悬在环绕盆地的山脉上的青蓝色的圆像。淡蓝的光浸染着锈红的荒漠,渗透进玻璃的穹顶,充满了棕狼的房间。落日在人类文化中往往象征着衰退和悲伤,但这蓝色的落日则带给了棕狼更多平和与静穆。

太阳周围,天空已渐趋暗淡,几点星光得以透过尘埃而闪耀。然而,这其中不包括地球,地球早已先于太阳降下地平线。于是,棕狼想起了地球,还有在那里思念着他的赤狐。

说起来,还没给他报平安呢,棕狼想,用意识唤出地火通讯程序,给他发了一条消息:“我着陆了。”紧接着又加了一句:“第一次亲眼看蓝色的落日,真的很震撼。”

可惜没法发图片,棕狼想。地火通信的带宽非常有限,能提供文字的私人通信已经相当奢侈。

于是棕狼继续默默注视着那轮蓝日渐渐下沉,慢慢被山脊吞没,等待着他的讯息穿越十二分钟的时空,到达那狼嚎都无法抵达的故土,被转换成黑白的线条映入赤狐的视网膜,再让回信跨越同样漫长的旅途显示在棕狼的视皮层上。

“哇,我也想看!!再等两年,我要和你一起看火星日落!”

棕狼笑了。那可是两年啊!他摇摇头抛开抱怨的想法,坚定地回复:

“好,我等你。”

本文经过重写。初始版本可点击 此处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