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

【破旧的日记】

█月 █日

我们被俘了。

都是我害的……要不是我暴露了目标,我们全队也不会那么容易被一网打尽。是我害了大家……

现在我们被分到了几辆车上,不知道要被送到哪里……听天由命吧。

【腐蚀的日记】

█月 █日

一年的研究终于有了进展。我们的病毒,要开始初步的人体实验了。

我原本是大学研究生,却被困在这里,被那些士兵时刻监视着,每天的工作就是做实验、写报告、做实验、写报告,现在至少有了个换一换的机会。

导师说,第一批实验对象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人体实验的操作还是由我负责,只是不知道我能不能狠下心把这些可怕的病毒用在那些无辜的同胞身上……

█月 █日

我们的实验对象到了。不出所料,是战斗中被俘的士兵。

我以保护实验材料为由,向导师申请给他们更好的待遇和一定的自由活动机会,希望能让他们好过一点……

【破旧的日记】

█月 █日

怪了,这个地方看起来不像战俘营,倒像个研究所。

我们每个人都有个小单间,房间里清理得很干净,地板和墙壁都是洁白的。

午饭是在一起吃的,伙食也不错。之后有一点自由活动时间,有几个士兵还有一个研究员打扮的人在管理。这真的是俘虏的待遇吗?如果这里真是什么研究所,那我们的命运……不敢再想下去。

█月 █日

今天中午少了两个人。果然,我们只是实验材料而已。

大家都紧张起来了,队长带头拿我泄愤,不过那个研究员在我们打起来之前阻止了冲突。其实,我是该挨揍,毕竟是我让大家落得了这样的下场……

所以以后不会有自由活动了。唉,不如早点把我抓走,让我死得痛快点吧……

【腐蚀的日记】

█月 █日

实验进程正式开始了。军队的人给了我们名单,今天对名单上的前两个对象注射了病毒。

俘虏们很快就发现少了人。今天中午发生了骚动,一个个子比较矮小的被其他人围攻。我紧急调停了他们。是我失算了,自由活动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月 █日

前两个次实验均以失败告终。一个在转化过程中死亡,另一个虽然完成了转化,但丧失了理智,成了纯粹的野兽。原本那些士兵打算直接把他枪毙,受我的要求给予了安乐死……然而这不可能弥补我的罪恶。难道我注定要在这里泯灭掉人性了吗?

实验报告已经上交,改进的病毒很快就能再进行实验。名单上的下一个叫芬里斯,就是上次被围攻的那个矮个子。这名字真不符合他,倒是挺适合一头狼的……不知道是该祝愿他能活下来,还是愿他能死得少一点痛苦?如果他能活下来,就要面对自己变成怪物的现实……

【破旧的日记】

█月 █日

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我现在被关在一个大铁笼子里。那个研究员给我注射了一管不明液体。身体已经开始发热了。我要死了吗?

那个研究员让我坚持住。这么说,我不会死?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手开始发抖,接下来可能没法再写日记了。

【实验报告 #3】

日期:██年█月█日

实验对象:芬里斯·皮尔斯

实验人员:瑞安·吴

实验目的:测试改进后病毒的感染效果。

实验日志

  • 实验前准备
    对象被转移至实验容器。不同于前两次实验,对象表现得异常平静,或有利于实验的后续进行。
  • 第一天
    注射病毒。对象报告身体发热。对象四肢肌肉战栗。推测为正常现象。
  • 第二天
    开始通过输液为对象补充能量。对象报告身体有烧灼感。尝试使用小剂量镇静剂无效。夜晚,对象开始表现出极度痛苦状,无法入睡。
  • 第三天
    病毒转入的基因开始表达出可见性状。对象皮肤增厚,手、脚的指、掌部形成肉垫,指甲脱落而形成爪。体表被毛生长。骨架增宽增高,尾椎伸长。对象表现出的痛苦程度加深,已丧失语言表达能力,只能通过喊叫表达痛苦。
  • 第四天
    根据先前的经验,固定了对象的四肢以防对象伤害自身。对象尾部已经形成,但目测仍不能运动。颅骨开始变形,口鼻部向前凸出形成吻,鼻转变为食肉目的结构,前额和头顶下降,双耳上移并变形为三角形。原有牙齿脱落,新牙可见。在此过程中,对象不断发出极为痛苦的吼声,且声音逐渐低沉。
  • 第五天
    凌晨,对象突然失去意识。推测大脑神经连接开始重构,以操控新产生的肢体和肌肉。对象的身体变化逐渐停止。
  • 第六天
    对象恢复意识。虽然此前的转化过程相当痛苦,但对象并未表现出疲劳的状态。语言能力仍未恢复,但并非完全失去理智,经验证对象能够进行非语言交流。对象的运动能力基本正常,对新产生的肢体有有效地控制,肌肉力量强劲。
  • 第七天
    对象尝试使用语言交流,但发音存在困难,推测是发声腔结构变化所致。除此之外,对象表现一切正常。

实验结论:可以认为对象的转化基本完成,且达到了病毒设计的基本目标。若有可能,建议尝试减轻转化过程中的痛苦,以增强传播性,利于实现其战略功能。

【腐蚀的日记】

█月 █日

芬里斯活下来了,而且没有丧失理智。

尽管是被迫进行的研究,这样的结果仍然让我非常兴奋。这代表人类首次掌握了大幅度修改自身基因组,乃至于创造新的类人种族的技术。然而,这也意味着病毒的研发很快将进入下一阶段——传染力阶段,这将会把这种病毒打造成真正可怕的生物-社会武器……

芬里斯现在终于名副其实了。给他起名的父母,肯定也想不到有一天,他们的儿子能真的成为一头狼吧?——准确的说,是狼兽人——我这么称呼这个种族。

芬里斯还不能说话。我能看出他对自己的变化很有些不安,但似乎又有些兴奋。我只能尽量安慰他。我在这项研究中犯下的罪行无可推脱,照顾他也不过是让我自己心安一些罢了……

█月 █日

芬里斯能说话了,虽然还带着不自然的口音和低吼声。

今天从导师那里听说联合国军已经逼近这里……我希望新纳粹的阴谋不会得逞,这种病毒不会真的在世上传播。但是,等到联合国军攻下这里,这些“怪物”要怎么办?他们能被这个世界接受吗?唉,这些问题不是我能考虑的。

【破旧的日记】

█月 █日

我终于又能写字了!控制这些肌肉来做这种精细活真是费了我一番功夫。

鬼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那个名叫瑞安的研究员告诉我的是,他给我注射的病毒改造了我,让我变成了这种叫做“狼兽人”的怪物。不过虽然人不像人,兽不像兽,但这具身体感觉充满了力量。这种感觉,像是获得了新生。

瑞安把我照顾得很好。他说新纳粹已经节节败退,我们的友军攻过来了,我们就要得救了。不过,他也担心国际上能不能接受这样的我。要我说,即使不被接受,我也能凭自己的力量独自生存。倒是瑞安,恐怕会被当作与新纳粹同流合污的战犯……

█月 █日

我们上方传来了轰炸声,看来我们现在是在地下。不管是好还是坏,命运都在等着我们。

【一则新闻】

BBC 前方战地记者报道:此前备受关注的 A 国新纳粹政权的秘密生物研究基地已被联合国军攻占,被劫持的科研人员及被俘士兵均已获救。值得注意的是,在基地的三处工事内分别发现了一些狼形、虎形和熊形的类人生物。据获救的科研人员称,这些是他们被命令研发的生物武器作用的结果。目前这些生物已被隔离关押,国际伦理委员会正在紧急召开会议探讨它们的处置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