熄火

本文为兽人吧小说群“银龙杯”写作活动的参赛作品,同时也是一个跑团人物卡的背景故事。

早春的细雪中,一位老德鲁伊正穿行在高大杉林下齐踝深的雪地里。一个龙裔1紧随其后,尽管肩扛着一头沉重的鹿,却走得十分轻快。这自然是得益于龙裔的力量,同时也是因为他们只花一上午便打到了猎物,有望吃上一顿温暖的午饭。相比之下,老德鲁伊却依然眉头紧锁。

一顶不大的鹿皮帐篷随着他们的脚步逐渐显露于树干间,面前熄灭的篝火周围的空地上已积了些薄雪,这便是两人的营地了。老德鲁伊俯身进帐篷放下背包,正伸手取出包里的燧石,一股热浪便从身后袭来。他叹了口气,将燧石放回包中,转头钻出帐篷,篝火已熊熊燃烧,龙裔已经在忙不迭地用树枝架起烤架,准备烹饪午餐了。

“又是燃火术。”老德鲁伊说,用着最简短的语言和最平静的语气,却暗含质问。

“对啊,有方便的法术不用干嘛非得用燧石?”年轻的龙裔满不在乎地说着,把猎到的鹿架到烤架上。

老德鲁伊不再发话,在篝火边充当凳子的石块上坐下,无言地注视着火焰。他的思绪回到了十二年前,当他在冒险路上,遇见一座被毁的龙裔村落。

他走进村落。村落内房屋损毁倾倒,地上散落着一具具残缺的尸体。费伦有太多或人为或自然的力量可以制造这等惨烈的场面,对于保持中立、维持自然平衡的德鲁伊,这一切本不应引起心理的异常波动。

这时,他听到了村庄一角传来的儿童哭声。

无论是出于好奇之心还是恻隐之情,他循声找到了那个男孩,说出了改变他人生轨迹的那句话。

“来,跟我走。”

从此,男孩便与他一起生活,而他自己的生活也随男孩的成长而日新月异。脱离氏族的龙裔往往被异族恐惧,被同族排挤。于是他结束了惊险的冒险生活,在冰风谷的这个人迹罕至的角落定居下来,以打猎与采集为生,不时从雪原各种可怕怪物猛兽爪下救下他的养子。男孩则由冒险和捕猎时的妨碍,成长为他的可靠助力。十二年,他们经历了太多共同的或悲或喜的瞬间,这样长的时间即使对于长寿的种族,也是生命中不可磨灭的一笔。

然而,当男孩开始用燃火术点燃篝火、用荆棘之鞭捕捉正在跟踪的猎物时,他不禁开始怀疑,他们是否已逐渐偏离了德鲁伊的道路。

“老家伙,吃饭了!”肩上重重的一下把老德鲁伊从回忆拉回现实。

“想把你老子拍散吗!”

“嘿嘿,想什么呢?”龙裔从烤熟的鹿上撕下一块肉,鹿生前储备以过冬的油脂从缺口处滴滴淌下,散发出诱人的香气。若非处于沉思,任何人都不可能抵抗这种诱惑。

老德鲁伊看着面前已经成年的养子的眼睛,犹豫片刻说道:“听着,我是德鲁伊,也只能教会你如何做好一个德鲁伊。”

龙裔咬着鹿肉眨眨眼睛,表示他在听。

老德鲁伊继续说,“我们信仰上古誓约,维护自然的平衡。德鲁伊法术只应该用于守护自然。用它对自然强加掠夺,是对上古誓约的背叛。”

“背叛”,一个很重的单词。龙裔咽下嘴里的鹿肉,神情严肃起来:“你在说我?”

老德鲁伊点了点头。

“所以呢?难道这头鹿,不是靠我用法术才能这么快猎到的吗?如果没有我,我们能在中午就吃上热饭吗?”龙裔立刻反驳。

“吃的好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德鲁伊要遵守自己的本分……”老德鲁伊感到自己的论据变得不堪一击。

“靠自己的力量改善生活,有错吗?仅仅是捕猎一头鹿、点燃一堆篝火,又怎么称得上掠夺?”

老德鲁伊无言以对。

“我感觉你不对劲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龙裔继续站起来高声说,“你可以自己遵守那些毫无根据的戒律,但如果你一定要用它们来束缚我,那么我已经成年了,我有我的自由争取更好的生活。”说完,他便提起摆在一旁的背包,转身要走。

“这……”老德鲁伊惊讶于他的话会激起如此激烈的反应。龙裔一步步走进林中,直到龙裔的身影几乎消失在树木间,老德鲁伊才远远喊出一句算不上挽留的话:“装备带齐了吗!”

没有回应。或许待会,他就会自己回来了吧,老德鲁伊这样安慰自己。

面前的篝火还在燃烧着,上面还没吃过一口的鹿已经有些烤老了。老德鲁伊拿刀切下一块,放进口中,却已不似看龙裔吃时那样美味。他默默咀嚼着,感到有些惭愧。

养子此一行,多久才会返回?他开始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他希望龙裔能马上回心转意。假如是几天、几周,那似乎也不错,还能让龙裔独自经历一回自然的考验,体会到自然之力。但如果更久,一个月、几个月,甚至……永远不回来呢?他猛然意识到,先前的一番话可能又一次改变了自己人生的轨迹。

他想象龙裔独自冒险的情景。龙裔可能面临可怕的灾难,遭遇强大的怪物;如果进入了有人聚居的地域,还可能被恐惧、排斥……说起来,自己教过龙裔与人沟通的礼仪和技巧吗?没有。老德鲁伊心中的担忧越积越沉重了。

时间默默流逝着,太阳渐渐由正南滑向西方。老德鲁伊继续反思。龙裔为何突然离开自己?自己是何时开始变得如此拘束于自己臆想的规则?是缓慢而缺少外界联系的隐居生活固化了自己的思想吗?

老德鲁伊很快便吃够了。他继续分割这只已经有些烤干的鹿身上余下的肉,一块块装进布袋里,作为之后的口粮。或许,这就是养子最后留给他的礼物了吧,老德鲁伊失落地想。

把鹿肉割干净之后,他便提起剩下的鹿的骸骨,抛弃到了林中,就如同捕食者取食血肉后将骸骨留归大地。这本来是捕猎后的常规,但此时却令人感慨万千。固守于不变的生活并不是德鲁伊的处事方法。自然变幻莫测,而德鲁伊唯有顺应变化。当养子已奔赴他的生活,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当老德鲁伊回到仍在缓缓燃烧的篝火边,太阳已迫近地平线,而龙裔依然未归。他默默凝视篝火减弱成火星,最终熄灭,只剩下傍晚寒风中的丝丝青烟,在心中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在深湖蓝色的暮光下,他从帐篷中取出自己的背包,拿出一个古老的小布袋留在帐篷中,最后带上刚割下的鹿肉干,从龙裔的反方向消失在了冷杉林中。


  1. 龙裔是 DnD 5e 设定中的一个种族,形象为龙兽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