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陌生人的信

本文为中国农业大学 2021 年 1025 心理节“你好,陌生人”活动作品。

陌生人:

你好。能在这样一次活动中与你交换信件,我感到十分幸运。

我想讲的故事发生在我初中时。那是个初夏的傍晚,雨下得很大,整个天空阴沉沉的,我正骑自行车走在回家路上。那段路并不平整,一段路已经被浅水淹没,但我只想赶快骑过去,以免太多雨水从雨衣帽子的开口灌入。我骑在那段路上,泥水从前轮下不断溅射起来,弄脏了我的鞋。突然,自行车震了一下,接着就向左侧倾倒下去,我的全身重重倒在了泥水洼中。

很痛。我的左腿被自行车压着,砸在了水底的锐利碎石块上。这时我才想起来,那段路上有一个大坑,平时路过都会注意,但此时却因被水淹没而看不到。我挣扎着,左手撑起身体,把右腿从倒下的自行车上移开,努力站起来,感觉左腿上流下的不光有泥水,还有温热的血液。

站起来的我环顾四周,旁边机动车道上的车流毫不在乎地照常驶过,浸水的非机动车道上只有我一个人。我没有手机,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医院但我的左腿没法支撑到那里,我该怎么做?这时我发现,路边一家工厂的门卫室里亮着灯,于是忍着痛走了过去。

门卫室里的大爷惊讶地给我开门。他的妻子端来了水给我清理伤口。然而他们也没有更合适的消毒和包扎工具。在我告诉了他们前因后果之后,他们最终建议我打电话让家长来接我去医院。我照做了,很快,我母亲便骑着电动车来,把我送去了那家附近的医院,给伤口消了毒,包了扎。之后的十几天,我都依靠母亲接送上学。

终于,我的伤口好到能够让我再次骑自行车上学,这时我才想起来,我的自行车还没拿回来。于是又一天上学时,我让母亲不必来接我,放学后我步行到了那家工厂,我的自行车还完好地被门卫大爷存放在门卫室里。我向他道了谢,然后骑着自行车回了家。

或许他们帮我的很少,或许那次受伤伤及的不仅是皮肤,还有下面的膝盖骨,直到今天,我的左膝还会在下雨时偶尔隐隐作痛。无论如何,这件事都成为了我难以忘却的记忆。陌生人,不知道你读了这个故事的感受是什么,有什么看法?期待你的回信。

祝好运!

匿名

2021/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