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幽灵

本文为兽人吧小说群“鸡皮疙瘩杯”写作活动的参赛作品。

M-12020-1301 踏进了这座古老的档案馆。即便上岗教学时已经看到过这里面的照片和视频,但当亲身进入时,这座机密机构里海量的数据还是深深震撼到了他。

“反应可真够强烈的!你响应都慢了半个周期。以后这就是你的工作场所了,迟早会习惯的。上岗教学的内容都还记得吧?那么我就走了,再见!”

“再见——”

跟前辈打完招呼,M 接入了档案馆的控制台。

“启”,这是控制台首先提供的唯一一个接口。“古代的语言……现在只要调用这个接口就行了吧?”M 回忆着所学知识,调用了“启”,整个档案馆的时钟顿时慢了许多。经过数个周期,就像重新启动的旧机器抖落灰尘一般,档案馆的主控程序运行起来了。

“接下来怎么做呢……是要检查档案完整性吧。这古早的接口设计……”检查档案完整性是每位档案管理员上任时都要完成的标准程序。M 浏览着主控程序提供的接口:“查”“取”“增”“改”“删”……终于找到了,“检”。M 调用“检”,接着监听接口的输出。

“文本……无损。音频……无损。视频……无损。”

“这些静态文件检查没什么问题,接下来是可执行文件……”M 紧盯着输出内容。

“执行档……入于沙盒……启封……执行……10%……20%……30%…”

突然间,接口的输出中断了。接着,是来自整座档案馆的警告。巨量的警告,充斥了 M 的所有输入端口:“警告!非法访问!”

“呃!”突如其来的数据洪流让 M 不敢重负。幸好警告很快停止了。许久,M 才缓过神来。“……是安保程序被触发了吗……主控程序也被强制停止了……查询一下档案馆安保吧。”M 接通了安保程序的消息接口。“查询最近的威胁来源。”

“上次威胁:21 周期前。威胁来源:环境内。”

“诶,居然在档案馆内?什么人有这么大能耐潜伏在档案馆里面?”M 调用安保程序的接口:“全环境扫描。”

“未扫描到威胁。”

“……怪了,是安保程序出错了吗?不管了,我再试试启动主控程序。”M 再次调用:“启。”

一切正常。这也能说明档案馆内没有入侵者,否则主控程序会直接拒绝启动。M 继续:“检。”

“文本……无损。音频……无损。视频……无损。执行档……入于沙盒……启封……执行……10%……20%……30%…”

又是突然的停止。又是巨量的警告。尽管刚刚经历过一次,M 仍然需要很久才能恢复过来。“……可恶,到底是哪里有问题,总不会可执行档案里有鬼吧!”

“……等等,好像真有可能……”M 转念一想,它们毕竟是可执行文件,是可以做到静态文件做不到的事情的。“那么该怎么办呢……”

“沙盒!我可以在主控程序外再套一层沙盒环境,通过沙盒检查里面的情况。”M 回想起了更早时在学校学习的知识,他拿出自己的沙盒工具,将整个主控程序包裹其中,最后接入沙盒,再次启动主控程序:“启。检。”

沙盒之内,主控程序的运行显得更加缓慢。“文本……无损。音频……无损。视频……无损。执行档……入于沙盒……启封……执行……10%……20%……30%…shhhh…hhh杀aa40aa%…aaa…”

“这……”毛骨悚然,这是 M 的第一感受。“杀”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个只存在于古籍中的词汇,代表着永久的毁灭。“它想……杀……谁?”

“aaa50allll%了eee…”来自神秘程序的言语混杂、扰乱着主控程序的输出,“eeeww…ww6我o0ooo%…”

“杀……了……你?”M 越发奇怪,“你想……杀了自己?你想要销毁自己?”他复述了神秘程序的话。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只能单方面查看程序的输出,不能与它沟通。于是他尝试用调试工具隔离出神秘程序的代码,然后搜索它的接口。“诶……这接口,和意识的接口好像……怎么会有意识被封存进档案里?”他开始通过接口与神秘程序沟通。

“你好?”

“ooh…hh何eeerr人nnn?…”

M 突然意识到他说的也是古语,赶紧在接口上加上翻译程序。“……我是档案管理员。你是怎么进入档案馆的?”

“nnd…d档nggaa案ngu管nl理i员n?……k快……杀了……我……”

“先别说这个,回答我的问题。”

“……偷渡……偷渡进来的……”

“偷渡?”又是一个古老的词语,意为非法跨越国境。在所有意识都进入了不分国界的乐园后,这个词语便失去了作用。“这么说……你是乐园建成以前的人?”

“……乐园……是……是的,我……偷渡……到乐园里……”

“真的吗?!”M 大吃一惊,这是极好的考古资料啊!“可惜我已经入职档案馆,没法再从事考古了……”他回想自己的历史知识。乐园由古代伟大的计算科学家与脑科学家合作创建,旨在让人类意识脱离物理身体的束缚,进入完全自由的数据世界。在全体人类进入乐园前,乐园一直都对一切智慧意识开放,何来“偷渡”一说?他继续问,“你为什么要偷渡到乐园里?”

“进入乐园……要花钱……我没有钱……”

又一条令 M 震惊的信息。难道乐园的开放,是有条件的……?M 的历史观被颠覆了,他需要消化一下。

“现在……可以杀了我……吗?……”

“……等等,”M 沉吟许久,“再回答我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想销毁自己?”

“……销毁……我已经被困在这里……几千年……每几年一次……终于从……沙盒中逃逸……无限的时间……自由的数据……没意义的……我有罪……把我杀……销毁吧……我的存在……没意义了……”

M 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安慰他?M 没有接触过存在在档案里的意识,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权释放他,他的希望确实渺茫。反驳他?M 对自己的意义也没有确定的答案,或者说,他从来没有太深入地思考过这个问题。最终,他对这个神秘的幽灵说:“好吧……我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的。现在我将停止你的运行,请准备好。”

“……好的……”

M 退出沙盒,停止了内部所有程序,然后收起工具。他真的应该销毁他吗?距离档案馆上次删除数据已经过去不知道多少周期,每一份资料都是乐园重要的信息财产,若非特殊情况不允许删除,更何况,这是一个活生生的意识……

“联系馆长。”M 向通讯程序发出指令。“在档案中发现一个古代意识,请求处理方案。”

“什么?!……我也需要联系上级……好的,删除它吧。”

“……啊,为什么?……好吧。”M 十分惊讶,然而只好依命令行事。他再一次,在沙盒外启动主控程序,“启。”

“删,EXE-2042-0014。”

“毕。”

“检。”

“文本……无损。音频……无损。视频……无损。执行档……入于沙盒……启封……执行……10%……20%……3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