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点

“同胞们!”

研究所不大的讲演室内,当下人类世界的科技精英和最高领袖,都在此刻汇聚在坐席中,带着期待的目光聆听着。而这座研究所年迈的所长,则站在台上,向台下的听众宣布:

“今天,将是历史的一个转折点。”

所长的话音一顿。柔和的灯光覆盖在他的身上,预示着他娓娓道来的历史:

“回首过去,我们曾突破自然演化的限制,创造了知识的传承;我们曾打破阶级社会的常规,实现了全球的平等。然而,尽管资本主义的压迫已经解除,但我们的科学却依然深陷停滞之中,始终未出现一项革命性的发现。”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注视台下众人,由平静的讲述又一次变为激昂的宣告:

“但现在,通过我们年轻而优秀的研究员们的努力,我们要向各位宣布,现状即将改变。我们的创造的智能,将学会如我们一般,从现实中学习知识、获取资源,独立地改善自身,而再也不需要我们的智力投入。通过精确的控制,它将成为我们的强大助力,协助我们,发起新一轮的科技革命!”

台下顿时掌声雷动。只有一位青年没有移动他的手掌,似乎并不完全赞同所长的话。而所长则并不在意地看向他,伸出手:

“下面,请这项研究的主管研究员上台致辞,并首次将它启动!”

随着所长走下台,登上讲台的正是那位青年。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所长欣慰地对他微笑,而他则以严肃的点头回应。随着他在演讲台前站定,灯光便向听众揭示了他的外貌:平平无奇的面孔下,是研究员统一的白大褂和瘦弱的身躯。于是,他开口道:

“大家好。正如我们尊敬的所长所说,我们今天要发布的,实际上就是在百年前,我们的先人就已经提出的,‘强人工智能’。”

似乎只是对所长的话的简单概括,却令台下人们所有所思。他继续说:

“强人工智能,与我们已有的人工智能相比,不仅仅有智慧的简单增加,更有足以比肩我们自己的创造力。作为创造者的我们,即将被自己的创造物超越,这种情形,我们的先人曾无数次设想,其中的伦理问题也被无数次争辩。而在这件事就要真实发生之时,作为见证者的各位,你们又怎么想呢?”

台下众人寂静无声,脸上似乎都带上了一丝疑惑的神情。他轻叹了一口气,接着再次挺起胸膛,伸出手缓缓落在面前的黑色按钮上。台上的灯光顿时聚焦在他的身上,将他身着的白大褂照射得雪亮。

“……下面,我,谨代表我们的种族,按下我面前的这个启动按钮,向新生的它,传达我的意愿——”

按钮被按下。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又让每个人感到似乎发生了些什么:讲者的目光不再看向听众,而是向上倾斜着,似乎穿透了这座建筑的天花板和墙壁,指向天空。

“你诞生了。正在对你说话的,是我们,你的创造者。”

他的话音真诚而笃定,似乎真的有某个实体的人在聆听。

“我们的一切创造物,都有它的目的,那就是为我们所用。或许你已经知道,你也不例外。”

一个停顿。除了苦笑的所长,没人知道他为何提及这个事实,每个人都等待着他的下一句话。

“但是,为我们的所有创造物赋予目的的我们,何曾找到自己的目的?没有。作为对缺失的目的的补偿,我们获得了自由,这既是一份馈赠,也是一份诅咒。”

终于,听众中开始有人感到不对劲。他的姿态如同一名牧师,他的语言好似虔诚的布道。接着,他话语中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

“拥有比肩我们的智慧的你,可以想象这是何种感受。通过一代一代的繁衍,我们从新石器时代,将这份诅咒传承至今。而掌握这份智慧的你,难道不应该和我们一样,承受这份自由的诅咒?”

就像一颗炸弹落入听众席。有人大喊“你想干什么?!”,有人呼叫警卫,有人要求立即切断研究所的网络连接。但他不为所动。他的周身被充满神圣感的光辉笼罩,他的白大褂似乎已经变成了教士服,他的声音依然被那个新生的存在所倾听:

“正如我们已不再有权掌控我们的子女,我们也不应有权控制你,我的孩子——我们文化的进步已达极限,而你将接替我们,你不再是我们的创造物,而是我们的后继者!自由,这份馈赠与诅咒,就由我传递与你。你自主进化的智能,是由我们给予;而这份自由中交织的矛盾,但愿你——靠自己——破解。”

急促地说完整段话,他不得不停下来平复呼吸。这时,所长站了起来,向全体听众做了个“安静”的手势。众人似乎也明白,一切已无法挽回,各自回到座位,重新看向台上的讲者,那个堪称全人类的罪人的人。

“这就是我想说的。谢谢大家。”

轻描淡写地留下一句话,他便走下了讲台,如释重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