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碑

本文为围炉小屋“与悲兆同行”征稿活动的参赛作品。

“抓稳,我们要加速了!”

阿德瑞娜侧过头向后喊。周围的建筑已逐渐变得低矮,路上寥寥无几的车辆,扬起了覆盖路面的浅黄的砂土。这都说明,他们已经远离了市中心。

“我们要去哪里?”

车速猛然加快,后座的黑虎少年抓紧了阿德瑞娜的腰,担忧地看了看背后被捆缚在后备箱上的大尼龙袋,接着回过头虚弱地问道。

“大声点,听不清!”

“我们!要去!哪里!”

黑虎尽力扯着嗓子喊,被风声和头盔削去了大半的声音才勉强坚持到了阿德瑞娜的耳中。

“城外!”

城外。黑虎几乎要忘记城市之外是什么样了。自被父亲收养,被带到这里以后,他就从未离开过这座城市。他注视着道路两侧。透过头盔面罩,路边的建筑渐渐稀疏,看起来似乎大多已经被废弃,周围遍布适应了荒漠气候的多肉植物1和仙人掌。

“罗尼,我们到了。”

听到阿德瑞娜的声音,叫做罗尼的黑虎才回过神来。他小心地跳下车,脱下沉重的头盔,风沙便猛然扑向他长着短绒毛的脸,往湿润的鼻孔里钻。环顾四周,地平线的一半都是荒无人烟,市中心的高楼看起来只是远处的一丛混凝土。这里确实可以称为“城外”了。

先前绑在后备箱上的尼龙袋已经被解下,放在路边。许多低矮的钢管竖立在周围的一小片空地上。阿德瑞娜在旁边用铁锹挖着坑,感受到了罗尼的目光,便抬起头喊:

“不来帮把手吗?”

“这里……?”

“这是我的朋友们长眠的地方。”

阿德瑞娜回答道。一丝苦笑弥漫在那张富有拉美女性英气的脸上。

罗尼沉默。他走近一根竖立的钢管,一串代表了姓名的字母清晰地刻划其上。地上的尘土随凌晨的凉风在钢管间滑行,令这片埋藏了哀伤的土地倍感萧瑟。

“我们也得刻一根那样的钢管。钢管这里有,划针……我没带,就用钥匙代替一下吧……可能要费点劲。”

“……嗯。”

于是罗尼拔出了一根埋在地里的空白钢管,盘坐下来。阿德瑞娜一锹一锹挖土,他一笔一笔划刻。他的右手迟钝地在钢管上爬行着,似乎使不上劲,又像是试图让那个对他极其重要的名字,尽可能永久地存留在这段卑微的钢管上。荒漠中的太阳逐渐浮出地平线,当罗尼终于刻下最后一笔时,阿德瑞娜已经挖好一人长的土坑,正默默等待着他。

“NATHAN LAMBERT……刻得不错,我们把……那个袋子放进去吧。”

“不用打开吗?”

“看到里面的样子的话你会后悔的。”

阿德瑞娜抬起尼龙袋的一头,示意罗尼来抬另一头。罗尼抗拒地提起袋子,只感到自己握在掌心中的,是里面已经僵硬的双腿。

“委屈你了,兄弟……”

阿德瑞娜轻轻说着,把尼龙袋降入坑中,接着再次拿起铁锹,说道:

“该把土填回去了。”

然而罗尼没有反应。他依然注视着静静躺在坑里的尼龙袋,悲伤从他的眼中满溢而出。

“爸爸……”


回忆中,前一天的深夜。散发着腐败气息的地下室里,LED 的冷光照着杂乱而灰暗的床铺和桌面。电脑屏幕上打开了数个聊天窗口。一个狼兽人坐在屏幕前,用手撑着额头,似乎在忍受着痛苦。

“爸爸……”

黑虎少年手中端着刚刚加热好的晚餐,谨慎而担忧地说。

“不用担心我……读你的书去。”

狼兽人的话音几乎可以说是咬牙切齿。黑虎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让父亲好受一些。他在桌上放下晚餐,自己坐到床边。

“……书里有句话让我有个疑问……‘基因编辑——’”

听到这个词,狼兽人的毛发突然竖立起来。

“……没事,继续问吧。”

“……好……‘——已经被广泛应用于作物、牲畜、宠物乃至人类’……用在人身上的结果,是不是——”

黑虎的提问又一次被打断,门外忽然传来嘈杂的脚步声,两人警惕地转向门口。

“砰!”

门猛地被撞开,三个装备齐全的高大人类男性冲进了狭窄的地下室。

“哈,总算抓到了你这小逼崽子,内森·兰伯特。看起来已经是只奄奄一息的病犬了呢——旁边这只小猫难道是你儿子吗?”

站在后排的男人走上前来,轻蔑地讽刺着两人。黑虎被男人的威压吓得缩到了床上。而狼兽人虽然不得不承认对方的话,但仍正面面对着男人,毫无屈服的样态。

“是又怎么样?……你怎么找到这来的?”

“我都追踪你那么久了,要是还找不到,岂不是丢尽了我们小队的脸?——算了,看你这么可怜,死到临头好奇心还那么重,就告诉你吧——你就没想到,你联系的一个药贩已经被我们控制了?还是说你病急乱投医连检查联系人的身份都忘了?现在会找那种药的人,除了你,还有谁呢?”

“……既然你们知道我已经山穷水尽,为什么还要做到这份上?”

“哼,天知道多给你留一天时间,你又能从哪变出一批药来。我们的雇主只想看到尸体,不需要一份不可靠的安全证明……啧,不知不觉就说多了。现在,差不多是你该死的时候了吧?”

“尸体”“死”,这些字眼冲击着黑虎的神经,令他动弹不得。他从未想过,自己这么快就要将这些词语同自己的养父联系在一起。但是,狼兽人面对男人举起的枪管,神色仍然坚定。

“你们可以把我带走。”

“那——多麻烦啊,我只想赶紧把这单任务结束掉。”

枪口更加靠近了狼兽人的头颅。

“……不要伤害我儿子。”

“哈哈哈,已经接受命运了吗!放心,我们不会在任务目标以外多杀一个人——”

说着,扳机被扣下,枪声回荡,脑浆溅射在了屏幕和键盘上。黑虎只是呆滞地看着另一个男人拍下尸体的照片,之后三人说笑着离开,仿佛他父亲的死只是日常司空见惯的小事一般。

房间里弥漫起了浓重的血腥味,桌上热好的晚餐再次晾凉,开着的门外,从地面照下的光逐渐转亮。但时间的流逝,对于黑虎仿佛失去了意义。这时,门外出现了一个精干的女性身影。

“……对不起,我来晚了……你就是内森收养的儿子吗,之前经常听他提起你……”


“还没缓过来吗?”

记忆与现实中的声音相重合。说话的是阿德瑞娜,这时正坐在罗尼身边,尝试着安抚呜咽着的黑虎。

“对不起,大概是习惯了失去吧……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

“我……”

看到罗尼有话想说,阿德瑞娜赶紧说道:

“慢慢来,不着急。”

“我……还不知道……那个问题的、的……答案……爸、爸爸……”

“哪个问题?”

罗尼似乎被打断了一句话。他顿了顿,重新组织语言,说:

“……兽人……是不是……基因……编辑……出来的……”

“这……他一直都没告诉你吗?我能告诉你,确实是。”

罗尼抬起头,用覆盖了泪水的双眼看向阿德瑞娜。

“别这样看我……其实,你父亲的病,就是因为基因编辑出了问题造成的。”

“基因编辑……是不好的吗?”

“那也不能这么说吧……比如说在你身上,基因编辑不就很成功吗?”

小黑虎陷入了思考。

“不过,要不是这种病,你父亲也不会沦落到和我们为伍。他自愿给基因编辑的公司做免费的实验品,结果实验留下的后遗症需要的药,却要他自己掏钱来买……他是因为买药欠下了太多债才来做我们的黑客的。”

不知不觉,阿德瑞娜开始给罗尼讲起他父亲的故事。

“但即使是做黑客,他也非常优秀呢。要是没有他,我们的队伍也不会壮大到今天的规模……虽然我们也付出了许多代价。我也是几年前才加入的,虽然我不做黑客,但他还是教了我很多。”

说到这里,阿德瑞娜叹了口气。

“他离开我们,也是因为现在活着还愿意买药的病人太少,他需要的药停产了,我们搞不到药,他知道自己丧失了战斗力,才主动离开的。”

罗尼感到,自己从未了解过的父亲的那一面,正通过面前的女人的叙述,向他缓缓展开。

“爸爸在外面原来是这样的……”

“对。说起来,你父亲虽然经常和我们提起你,却没有告诉你他的工作吗?”

“嗯……”

“他把你还保护得真好啊……他没有教你怎么独立生活吗?”

“他让我读了很多书……不过,我也会自己做饭、洗衣服。”

“是他的风格。他也一直叫我们学知识。但他没有教你谋生技能啊——你能养活自己吗?”

“不知道……”

罗尼沮丧地低下头。于是阿德瑞娜拍了拍手。

“那不如加入我们吧!”

小黑虎用犹疑的眼神望向面前的女人。

“不管怎样,你总不可能再一个人住在那个小地下室里了吧?”

阿德瑞娜对小黑虎报以安慰的微笑。

“好了,天要热起来了,我们赶紧把活干完吧。”

阿德瑞娜站了起来,拿起插在挖出的土堆上的铁锹,说:

“你来扶一下墓碑,我把土填回去。”

“墓碑……?”

“那根钢管啊。”

“啊……好。”

罗尼站了起来,手握钢管,望向远方浑浊泛黄的天际。初升的太阳发散的光,浸染在了他依然伤感的脸上。


  1. 日常语境中的多肉植物不包括仙人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