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沉没

闭上眼睛。褪去了暑热的空气被风牵动着,滑过杜凯的鼻尖。

“好——舒——服——”

唰唰的摩擦声伴着草虫鸣声围绕耳边。身下的草尖轻轻扎着自己的屁股。蚂蚁偷偷爬进尾巴蓬松的毛发间。杜凯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被如此丰富的自然包围。

睁开眼睛。月光下,草色树影摇动。不需要灯光,便能看清爸爸妈妈的笑脸。

“真可爱。”

“毕竟是咱的孩子嘛。”

“阿凯喜欢来这里吗?”

“喜欢!”

身体作大字形躺下。仿佛杜凯生来就知道,这是享受夏夜最舒适的姿势。


“凯子!凯子!”

焦急的和狂躁的声响轰入杜凯的耳膜。

等等,我在干什么?这是哪?

沉重的眼皮仿佛已经一生没有分开。心脏向大脑发送着痛苦的信号。枪声和脚步声在周围回响。

这里是……想起来了……M 财团总部的地下停车场。

“还活着吗?快跟上!”

终于睁开眼睛,只捕捉到同伴闪过的背影。自己……似乎是被声波武器击中了一枪。

给自己来一针强心针。击中自己的敌人已经被击倒,该向前了。

几乎已经是本能动作。脱离已经布满弹痕的承重柱背后,在同伴的掩护下冲锋……


今天是发起总攻的日子。

我们潜入 M 财团内的黑客已经解决掉了大部分技术安保措施。外围的兄弟们还在抵挡前来的援兵。该由我们发起最后一击了,他们需要我们。

可是,我为什么,感觉这么累……

感觉不想动弹了……

不……坚持一下!就要胜利了!


一颗子弹从杜凯的鼻尖擦过,一丝血腥漏进了被火药味灌满的鼻腔。用手擦擦鼻子,血腥味却更重了。杜凯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背的毛发已经浸透了血液。

已经对痛觉麻痹了吗……大概都是些小伤。

同伴传来担忧的眼神,杜凯以“我没问题”的手势回复。他把枪口伸出掩体,不加瞄准地将子弹倾泻往那发子弹射来的方向。他已经无法瞄准了,周围的事物开始模糊、发白……

“凯子!”

身体如铅锤般沉下。


“阿凯?睡着了吗?”妈妈在呼唤着杜凯。

但是杜凯不想离开这个夏夜。这里有清凉的晚风、繁茂的草木和悠闲而温柔的爸爸妈妈,这是在城里长大的他从未体验到的。

所以他依然装作睡着。他多希望能一直留在这里,远离城里的疲惫和喧嚣。

“就让他再睡会吧。下次再带他出来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沙沙声还在持续着,虫鸣还在重复着。就再睡会吧。再睡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