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

沙沙,沙沙……

呼,呼……

山腰上,通向山顶的小径遍布碎石和杂草,一只灰狼双手撑着两膝,气喘吁吁。

清风自山顶吹下,乱草纷纷向后倒伏,灰狼抬头望去,让风拂过自己的面颊,默默叹息:“路还有好远啊……”

“算了,就到这里吧,”喘过气来的灰狼想着,直起身面向西方。从山上望去,红日已经有一半没入地平线,把这半边天空染成了鲜艳的橙红色。确实,这个时候如果还要爬上山顶,肯定是看不到落日了。

灰狼在路边坐下,低头向山下望去,山影中的小城已然灯火通明。“这会他们肯定已经在嗨了……”灰狼想着,双耳随思考而轻轻摇摆,“唉,还有谁会像我这样不吃散伙饭,自己一个人跑来爬山呢……”

从高处注视着这片生养了自己的土地,这片让自己格格不入的、熟悉而陌生的土地,又是自己即将离开的土地,灰狼心中百感交集。直到落日的最后一丝暖红余晖消失在地平线上,夜晚的凉意开始侵入自己的毛皮,灰狼才反应过来,时间已经晚了。苦笑着,灰狼起身打算下山。“唉,无论怎么做,我都还是那个怪人……”

转过身,灰狼的脸上蓦然覆上了一层苍白。映入灰狼瞳孔的,是深湖蓝色天幕上,已由东方升起的、皎洁的圆月。

接受了太阳的热情的照耀,月球以她的魔力将其转化为更温和的冷白色柔光,播撒在了地球那离开了太阳恩泽的黑暗一面。这样的光线不似阳光般振奋,但有着如水般渗入内心的力量。此刻,灰狼的心与月光共振,泪水顿时充满了眼眶,胸中有什么将要喷薄而出——

“嗷——呜呜——呜呜呜——”

那是血液中来自荒野的基因,对千里之外明月的呼唤的回应。

泪珠落在草叶上,灰狼以模糊的眼睛注视明月,许久才抹去眼泪,默默走下山去。

image 1

image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