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

防盗栏遮挡了屋外的路灯光,在拉上的窗帘上投下条条杠杠的阴影。冷风从窗户的缝隙渗入,吹得阴影缓缓摇摆。窗前,灰狼埋头赶着作业。

外面正在下雪。灰狼左手塞进右手的袖口,右手握笔在纸面上爬行着,已经冻得有些僵硬。南方没有暖气,灰狼舍不得开空调,只能忍受寒冷。

赶紧解决,就能到被窝里取暖了……

然而灰狼的脑和手似乎都不打算实现这一想法。笔尖在自己的轨道上运行着,轨道却无限延长,延长……

“吱——”

房门打开,笔尖停止。

“还在写作业吗?早点睡,不然明早又要起不来。”

“哦……”

“咚!”

房门关闭。

轨道似乎已经恢复正常。在一道题的中途停止,找回思路还需要些时间。一会过后,笔尖才终于重启,如同蒸汽机车一般,经过了字里行间,在一个个空格中留下笔迹。

总算完成一题。继续……

肩上忽然压上了一双手的重量,温暖透过衣料传进灰狼的皮肤,让他从寒冷中稍稍解脱。

“真努力呢。”

是那只狮子。

“嗯……作业太多了……”

说着,灰狼抬起左手,握住狮子的手,感受着它的触感。

“那么,加油哦~”

明明没有回头,但灰狼却看见狮子笑得灿烂,毫不受寒冷环境侵袭地灿烂——这是他渴望已久的,得到了,便再也不愿放手。

外面的雪还在下着。握笔的手轻飘飘的,似乎已经脱离轨道,带着笔尖划过文字的莽苍,驶向试卷的丛林之外——

“咚!”

房门猛地打开,灰狼一下从桌子上弹起,幻想转瞬间灰飞烟灭。

“啊呀,你怎么还没睡!都几点了,这不是有钟啊,你都不看的吗?要不是我起来上厕所,我都不知道你这么晚不睡!”

灰狼不敢回头,面对那暴躁而焦虑的发声源。

“作业还没做完啊?……赶紧做吧,我求你了!这么大了,都没有时间观念,还让我操心!”

灰狼闭上眼睛,感觉过了许久。

“吱——”

房门关闭,房间重归平静,但灰狼的心脏依然猛烈跳动。

居然睡着了……灰狼睁开眼看向桌上的试卷。自己口中涌出的泉水已在纸上浇灌出一片散发着酸臭的泥沼,一条笔迹穿过文字指向纸外。

“唉……”灰狼扯了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后,又按在湿润的试卷上。至于划的那一道,就没办法了。

还有好多没做完啊……尽量多做一点吧。

灰狼又埋下头,用僵硬的右手继续奋笔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