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落的梦境

晚自修下课铃响,教室里喧闹起来。

“欸,吉吉?”

灰狼后桌的女生戳了戳灰狼同桌的男生。

“嗯?”

“好困啊,我刚刚困得睡着了。”

“哦。”

“还做了个梦。”

“什么梦?”

灰狼的耳朵转了转。他抬起伏案的头,转过身来看身边的说话者。

“我梦到我老婆了!”

“噗嗤,”同桌笑了出来,“你哪来的老婆?”

“我画的!看——”后桌抽出压在手肘下的画。

后桌虽然并没有学过画,但已经画得不错了。灰狼感到很羡慕。

“太强了,”灰狼小声说,“我连这样的梦也做不了……”

的确,灰狼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了。上一次有记忆的梦已经不知是在何时。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每晚的睡眠不存在过程,睡下之后,就是醒来。

然而并没有人听见灰狼的话,除了他自己。对话继续着,而灰狼则自顾自转过头看向了窗外。

被地面灯光照亮的空中,浓厚的乌云正翻卷着。看起来要下大雨了。

想起来,每年春季似乎总会有这么一场大雨。灰狼喜欢雨,尤其喜欢每年春季的这一场。然而阴天是他所不喜欢的,所以他期待这场雨赶快降临。

上课铃响,周围安静下来。灰狼叹了口气,回到习题的花园迷宫之中。

靠窗座位并不明亮的灯光令人困倦。已经在迷宫中兜兜转转整整一节课的灰狼实在有些精力不支。灰狼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在迷雾渐起的迷宫中摸索着方向。

黑白灰的线条与图形构成的墙壁在灰狼眼中渐渐模糊,在雾中溶解成了粘稠的胶。迷宫和出口一同消失了。灰狼的视野成了一片没有方向的灰色。

灰狼别无他法,只有走。在这片灰色中行走着,被粘稠的雾阻滞着。没有出口,他在寻找什么?

一声惊雷击穿了迷雾。

灰狼依然坐在座位上。窗外已是风雨交加,闪电的余波在云层中回荡着低吼。这正是灰狼喜欢的大雨。

灰狼凝视这片大雨,大雨自顾自地下着。灰狼只好有些失望地转过头看向自己的作业。

下课铃响,教室里响起整理文具书籍的声音。放学了。

灰狼愕然。于是他的身体模仿着同学整理文具书籍,背上书包,顺着人流走出教室。

灰狼看到这片大雨,大雨依然自顾自地下着。他的脚步犹豫了,因为他的心智被大雨吸引着,似乎那里有他在寻找的东西。

没有人看到一个狼兽人从五楼的走廊跳进风雨中。

他奔向风雨。狂风撕去他的衣装,属于狼的骨肉皮毛在雨水的浇灌下长出翅膀,在落地之前振翅飞上天空,直到一束闪电击中了他。

好痛——

灰狼从床上猛地坐起,身上似乎还残留着一丝痛觉。

刚才那是梦吗?一个噩梦?即使是噩梦也好啊!

我梦见了什么?

……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