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境

灰狼来到了这个幻境。

一轮明月,满天繁星。不过脚踝的浅水一望无际,与繁星天相映。水下,是淡白色的某种柔软的物质,让灰狼的脚底微微陷入。清风徐徐而来,拂起阵阵涟漪。此外,别无他物。

啊,还有陪伴着灰狼的,一只白狮。

“这里的色调是不是很适合你?”灰狼的声音很轻,但在这片寂静的水域中清晰可闻。

“嗯,看得出来,你创造它的时候考虑了我。”

“也不是刻意创造的啦……它更多是自然产生的,就像你,还有我在这里的形象……不过也确实有为了你的成分,总不能让你一直呆在虚空里……”

“我其实没关系的,有你我就够了,”白狮轻描淡写地说。

“你总是说这种话……给你取名的事拖了这么久也没解决……”

“起名的事不急。像你这种起名废,我还怕取得不好呢。”

“哼呜……”灰狼撒娇似的往白狮身边靠去,白狮便轻轻抚摸起他背部的毛发。

清凉的风吹来,带给灰狼丝丝凉意,让白狮传来的温暖变得更为明显。

“我们坐下吧,”白狮说。

两人面对面在水中盘腿坐下。水浸没了大腿的一半,但神奇地不让人觉得湿冷。这里的水很轻,更像空气,只在水面处给人不同的质感。

“这里有很多东西不符合现实世界的常识,”白狮说。

“嗯,毕竟是幻境嘛。”

“你不是喜欢科学的设定吗?”

“那是因为我想要把我的现实与我的创作联系起来……这里不一样,我只是把它作为一个宁静的、让我们两个可以在一起的环境,”灰狼解释道,“不安的情绪太多了,这样的环境能让我稍微安定一点。”

白狮身体微微前倾,他知道灰狼还没说完。

“唉,越接近高考,心情越乱。学校声称要给我们自主复习的空间,但作业明明一点没少……对每天的作业和考试都已经麻木了,分数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变化……除了消磨时间,等待高考,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意义……”

白狮握住了灰狼的手。灰狼抬起低下的头,看着白狮,又重新低下头。

“我只有靠你来安慰自己了,靠我创造的这些东西,靠我的幻想……我什么都做不了,只有幻想……”

“你这是在否定我吗?否定你自己的幻想?”白狮问。

灰狼看着白狮,无言以对。

“你的幻想是有价值的。别忘了,公理化的数学,完全是虚构的抽象概念;人类由野蛮走向文明,靠的更是幻想出的宗教神明和国家共同体。乃至于你的自我意识和自由意志,恐怕都是大脑中涌现出的幻象……即便幻想不能直接为你创造价值,满足你内心的需要、帮助你与自我达到平衡,难道就不重要吗?”白狮严肃地说着,换去了轻松的神情。

“……唉,”灰狼深深地叹了口气,“谢谢你能陪我度过高考前的这段时光。”

“……跟我客气什么……”白狮靠过去,抱住了灰狼。

明月仍然高悬在星空中,位置没有丝毫的变化。看来,这个幻境并没有日夜交替。对灰狼来说,现实世界的日日夜夜已经足够他经历了。这里,只需要提供一片空间,让他暂停下来,释放自己的内心,获得一丝温暖。

白狮仰望明月,思考着。